為何蔣介石長期重用並縱容孔祥熙?

為何蔣介石長期重用並縱容孔祥熙?

以孔祥熙為代表的國民黨軍政要員損公利己,富得流油,而廣大百姓、一般公務員和教師等生活壓力越來越重。貧富懸殊,即使在國民黨內也有很多人表示不滿,但也實在無可奈何。蔣介石究竟為什麼如此重用並縱容孔祥熙呢?

說來複雜,但總而言之一句話:蔣介石的連襟和親信孔祥熙善於理財、斂財,切實保障了國民黨官僚資本集團的經濟利益。

抗日戰爭初期,敵強我弱,日本侵略者處於戰略攻勢,華北、東南廣大地區相繼淪陷,占戰前國民政府財政總收入90%以上的關稅、鹽稅、統稅和煙酒稅等稅源大部喪失。孔祥熙具有相當聰敏靈活的理財和斂財能力,採取了一系列辦法,促進大後方的工農業生產,基本上保障了戰時軍政與民生供給,加強了金融管制。

改進戰時稅制,建立國庫網。雖然徵稅地區減少,稅收總額卻每年增加,工商業和民眾的稅負加重。「公庫法」於1939年10月實施後,政府機關的一切收支,均集中於各級公庫,不得各自為政,從而杜絕了一些地方官吏 「虛偽浮濫、中飽漁侵」的積弊。

田賦徵實和產品專賣。1941年,原來分屬各省的財政收入,都統一由中央接管。此舉增加了中央政府的國庫收入,並採用統收統支等手段,加強了對地方的控制力。

孔祥熙口頭也大談「國計民生兼顧統籌」,實際上只顧增加國庫收入而不體恤民眾生活,把殺雞取卵的行徑,視為「理財的良策」。打著「抗戰建設兼顧」的旗號,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橫徵暴斂,使國家壟斷資本進一步膨脹,剝削「天府之國」的農業和民族工商業,國民政府的財政來源不能不更多地依賴擴大通貨(增印法幣)來支撐。豪門國蠹,世人側目。

所謂孔氏家族,就由孔祥熙和宋靄齡夫妻及其子女合夥經營。對抗日期間「宋氏三姐妹」的表現「宋靄齡愛金錢、宋美齡迷美援、宋慶齡親蘇聯」,此話當真不假。宋靄齡確實對金錢有特別的嗜好,她通常含而不露地在幕後密謀操縱,而老公孔祥熙在前台出色表演。婦唱夫隨,極盡巧取豪奪之能事。

孔祥熙對於撈錢這門本領的心得體會是:「趁手中有權的時候趕快弄!」他當上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總裁後,絕不放過機會。孔祥熙夫妻店最精彩的表演莫過於假借「國家專賣政策」,壟斷煙草、食鹽、火柴、食糖四種日常必需品的經營權,實際上從民族資本家手中強行奪取經營權,形成由孔氏家族壟斷的局面。這就意味著財源滾滾不斷湧入孔氏家族(以及姻親宋子文)的腰包。

他們直接經營的商業機構主要有:孔祥熙家的慶記紗號、強華公司、大元公司、揚子建業公司、長江公司,祥記汽車行、恆義公司、升和公司等;

宋子文家的中國棉業貿易公司、重慶中國國貨公司、西寧興業公司、孚中公司、中國進出口貿易公司、統一貿易公司、金山貿易公司、利泰公司等;

至於宋美齡自己只在中美實業公司有股份;陳立夫果夫兄弟家只在棉花運銷公司有股份;由上述實際情況看來,孔祥熙和宋子文這兩家私有的企業很多,而陳氏兄弟主要管黨務,私有的企業非常少;蔣介石則迷戀於抓政權、親英美,他本人名下沒有什麼企業。

因此過去所謂「四大家族」主要是宋家(宋子文)和孔家(孔祥熙)這兩家。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英美對日宣戰,日寇進逼香港。滯留香港孤島的不少文化人民主人士如西南聯大教授陳寅恪以及何香凝、茅盾、鄒韜奮、柳亞子等,無法及時撤離。重慶政府派專機去香港搶救那裡的一批元老。飛機返航時,文化人及民主人士的家眷們接到通知都前往機場迎接。誰知機艙一打開,卻走出了孔二小姐(孔令偉)帶著她的寵物洋狗。原來孔祥熙等達官貴人壟斷中央航空公司的班機,專事搶運私家財物,甚至連孔家的洋狗也佔了飛機的座艙!12月22日王芸生在《大公報》發表《擁護修明政治案》一文,披露了「飛機洋狗事件」,由此引發一場全國「倒孔」運動。

1944年抗戰七周年紀念日,各地學生曾紛紛集會,揭露國民黨的腐敗統治,要求改良政治。國民黨內與孔家爭權、爭利、爭寵的各派系也趁機而動,對孔祥熙予以抨擊。只不過由於蔣介石的庇護和壓制,孔祥熙家貪污蠹國的醜行一直未受到徹查和懲處。

國民黨軍隊在豫湘桂戰役中大潰敗,西南又有大片國土被日本侵略軍佔領,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巨大損失,使中外震驚、輿論嘩然。美國總統羅斯福通過宋子文轉達提議,要求中國政府更換已成眾矢之的軍政部長和財政部長。1944年11月,蔣介石只好發布命令:以陳誠接替軍政部長何應欽、俞鴻鈞接替財政部長孔祥熙。

孔祥熙自1933年擔任財政部長到去職,在任長達11年之久,可見受蔣寵信之專。孔祥熙辭去財長職後,滯留在美國半年余,於1945年正式辭去行政院副院長,7月離美返國。7月24日,蔣介石發布命令,准予孔祥熙辭去中央銀行總裁一職。孔祥熙同月辭去四聯總處副主席職務,10月辭去中國農民銀行董事長職務,至此僅保留了中國銀行董事長的職務和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的頭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