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玄武門之變:太祖李成桂的跌宕人生

朝鮮玄武門之變:太祖李成桂的跌宕人生

公元626年李唐王朝的皇宮的玄武門外,發生了一場兄弟相殘的慘劇,整個事件所牽連的人命高達數百人,這就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玄武門之變」。其實自古以來兄弟相殘的事情數不勝數,在同學們知道了韓國首都漢城是朝鮮的太祖:李成桂下令建成的京城,今天我們要講的就是李成桂的故事,早期他開創了朝鮮數百年基業的李氏王朝,晚年卻遭遇了類似玄武門之變的亂局,人生經歷跌宕起伏之至,令人嘆息。
1、擊退紅巾軍,李成桂打出了自己威名
李家本為世襲的元朝斡東千戶所千戶,位置在現在朝鮮的東北部,

李成桂受家族影響,自幼愛好打獵,武藝尤其是射藝高強。他二十二歲那年,高麗恭愍王利用中國爆發元末農民起義的機會,發兵北拓領土,攻佔了元朝雙城總管府。李成桂與其父一看蒙古人不行了,馬上歸順高麗,成為高麗將領。大家要注意這點,李家在看風使舵上本領出神入化,這個能力非常重要,在後面那次關乎家族命運的大抉擇上,幫助李家一舉拿下朝鮮的王位!

但是高麗奪取遼東地盤後,統治並不穩定,蒙古人經常反叛,公元1359年9月,禿魯江萬戶朴儀起兵反叛高麗,高麗國王屢次派大軍平叛都以失敗告終。這時官居金吾上將軍的李成桂挺身而出,以少擊多大破叛軍,在高麗軍界打出了自己的威名。

但是剛平定內亂,在中原打的蒙古人屁滾尿流的紅巾軍來了,關於紅巾軍為什麼要遠征高麗,這個謎團有空我們另開一篇文章講下。總之,當時的紅巾軍戰鬥力非常恐怖,連克高麗重鎮靜州、鐵州、麟州,進而攻佔高麗西京與首都開京,高麗國王不得逃往安東躲避。但是紅巾軍將領打下敵都後只顧四處搶掠,忘了追殲殘敵。而高麗人則以大量女子賄賂紅巾軍將領和兵士,使之沉醉於溫柔鄉中。趁此機會,李成桂帶領2000精兵出其不意的攻入開京,高麗大軍隨後進入,紅巾軍大敗。

此戰之後,李成桂成為朝鮮當時最能打的將星,朝鮮軍權盡入其手。
2、東北亞大博弈,李家審時度勢
沒多久大明崛起了,東北亞的形勢發生大變。看下圖,

當時東北亞主要有三股勢力,大明、元朝的殘餘軍事力量納哈出、高麗。

高麗的政策就是傍大腿,那麼抱哪條大腿就很重要了,大明還是蒙古人?

這個選擇很難,當時蒙古人剛被明朝擊敗,但是殘餘的軍事力量還很雄厚,在山西還曾打敗明軍。所以高麗政權始終反覆不定,原本主張臣服大明的高麗國王被親元派崔瑩刺殺。新繼位的高麗國王在崔瑩的支持下,又重新臣服於元朝。他們的理由也很簡單,雖然大明是奪取中原了,但是現在遼東的主人是納哈出,他還有幾十萬人馬,所以還是選擇投靠納哈出更穩妥。

沒想到,風很快就變了。高麗君臣收到了明軍討伐納哈出的消息,更令他們想不到的是,馮勝率領的二十萬明軍一槍沒打,擁兵數十萬的納哈出便向明軍投降。高麗人心裡估計狂罵娘,早知道你那麼慫,我還何必跟著你混。但是沒有後悔葯可吃,現在問題是,接著抵抗,還是順水推舟,一起降了。

韓國人屌炸天的思維這時候開始發揮作用了,崔瑩與新繼位的高麗國王兩人心裡不服,他們覺得原來明軍不就是紅巾軍的余部嗎(別說高麗情報工作做的不錯),既然我們有過大敗十幾萬紅巾軍的前例,這次擊敗明軍自然也是可以的。於是兩人一合計,就決定派曹敏修與李成桂領兵出征,主動攻擊遼東。

接到命令的曹、李兩人知道國王瘋了,作為掌握軍權的人自然知道這時候明軍的戰鬥力,那可是當時東亞首屈一指的軍事力量,況且,以一地敵一國,必輸無疑。所以李成桂以行軍困難、糧餉不濟為借口上書要求班師。崔瑩生氣了,嚴令『如若遷延不進,必治以重罪』。

這下可苦了身在前線的李成桂,他也面對兩個選擇

1、挑戰明軍,那是必敗的結果,生死難料;

2、抗旨回軍,肯定要被治罪,同樣是生死難料。

正在猶豫中,他的第一謀士鄭道傳(他後面在那場巨變中還有很重的角色)來進諫了,其實您還有第三個辦法「反了」。面對造反這種巨大的風險,李家特有的能力開始起作用了,李成桂毫不猶豫,就舉起了反旗。李成桂很快說服了曹敏修,於是兩人自威化島回軍,一路打回了京城,直接把崔瑩與國王流放了!

隨後李成桂又排擠了曹敏修,從此大權獨攬。沒多久,李成桂就在開京繼位,開創了朝鮮李氏王朝五百年的基業。
3、戊寅靖社事件 兄弟相殘,父子反目
李成桂當時太祖後,鄭道傳因功被封為「佐命開國功臣、門下侍郎贊成事、判都評議使司事、義與親軍衛節制使、奉化伯」等,權柄極重,成為事實上的宰相。這個人在韓國很有名,還專門拍了一部他的電視君:鄭道傳

鄭大人在高麗大搞改革,主要做了三件事:

1、大力推行「科田法」,重新分配全國土地,有效抑制土地兼并,這樣老百姓有飯吃,國內形勢馬上就穩定下來。

2、積極推行儒學,在漢陽設立太學、文廟,地方建鄉校、書院,自李成桂開始,朝鮮的歷代國王都親祭孔子,程朱之學成為朝鮮的主流思想,朝鮮因此成為儒教國家。思想統一,不要搞鬥爭啦。

3、軍事方面,對外堅持「事大主義」,尊奉明朝,對內裁撤「私兵」,禁止私人武裝,將一切軍權收歸中央。

在李成桂的勵精圖治下,朝鮮形勢迅速安定,現在只剩下最難的一個問題了:權力繼承。

王位繼承方式,無非是立長和立賢兩種選擇。

按照順序,「永安大君」李芳果實際居長,如果立長,應該是他。而如果立賢,則8個兒子中最有能力的第五子、「靖安大君」李芳遠,是不二人選,當時他跟著老爹南征北戰,立功不少,和太宗李世民經歷非常類似。但是李成桂十分寵愛康氏,堅持把王位傳給小兒子。既不立長,也不立賢,這樣的王位傳承,為此後的兄弟鬩牆埋下了禍根。

李成桂也知道其他兒子不服,所以為了確保幼子即位,李成桂又將輔佐幼子的重任,交給了鄭道傳。自此,鄭道傳不僅手握軍權、政權,而且還掌控了最高權力接班人的培養大權。

從此,圍繞王位,李家的幾個兒子結成一夥,共同對抗鄭道。雙方都在加快部署,鄭道率先出手,在他的努力下,李成桂同意延聘沈孝生之女為世子妃,而沈孝生是鄭道傳的至交好友。此事辦妥後,鄭道與沈孝生結成攻守同盟,開始密謀翦除李芳遠勢力,他的計劃是誘騙王子們入宮,從而一舉殲滅。但是沒想到這一計劃被李芳遠的同母胞兄、李成桂第三子、「益安大君」李芳毅偵知,於是,李芳遠當機立斷,聯合李芳毅等同母兄弟,集合各自的「私兵」,提前動手,爆發了「戊寅靖社」事件。

李芳遠帶兵殺入世子東宮,亂刀砍死了李芳碩,然後從景福宮南門殺出,一舉擊殺了毫無防備的鄭道。面對兄弟相殘的局面,李成桂一定非常悔恨,但是形勢比人強,李芳遠此時已經掌握了實權,他被迫傳位給他的李芳果,「尊」為太上皇。

兩年之後,李芳遠又與四兄李芳干,為了爭奪繼承權而大打出手,李芳遠再度獲勝,流放了四兄。二哥李芳果一看不妙,再不讓位自己也要被搞掉了,於是趕緊將王位讓給了李芳遠,自此,朝鮮政局才穩定下來,李芳遠隨成為朝鮮國的第三代國君。

而太祖李成桂就一直被幽禁在昌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