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還是絕情?結婚前,台州富二代卻為大學初戀悔婚

痴情還是絕情?結婚前,台州富二代卻為大學初戀悔婚

愛了三年的男人,

她滿懷期待地和他定下婚約,

向身邊所有人宣布他們即將共結連理的消息,

結果,婚禮前夕,男友的初戀出現了……

台州女孩朱麗麗就這樣被退婚了!

這些年的情愛與時光,

終究是錯付了!

相親認識大齡富二代

朱莉莉今年27歲,大學畢業後回到台州老家,找了份收入不菲而且穩定的工作。但是,在父母眼裡,女兒只要一天沒嫁人,就是沒人要的剩女,因此想方設法給她相親。

對此,朱莉莉是不勝其煩又不敢不從,只能每次相親後拚命向父母挑對方的毛病,藉此逃避。

就這樣,朱莉莉的相親對象換了一波又一波,到了畢業第二年,她已能遊刃有餘地應對相親這件小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相親對象楊奔出現在她的生命里。

初見楊奔,朱莉莉忍不住在心裡翻白眼,以前的相親對象都是年齡相仿的小鮮肉,可這個楊奔卻比她大了5歲,根本就是她眼裡的老男人,難道父母已經這麼看不起自己?於是,朱莉莉沒有給楊奔好臉色看,那場相親就這樣尷尬收尾。

回家後,朱莉莉面對父母的詢問,輕車熟路地數落起楊奔的毛病,以為又可以像往常一樣應付過去。然而,朱莉莉沒有想到,父母這次卻是一反常態,不但沒有將楊奔從未來女婿的名單中剔除,反倒是覺得這些毛病都不是事,堅持認為他就是朱莉莉最合適的丈夫人選。原來,楊奔是個富二代。

相戀三年,他們定下婚約

「莉莉,他父母是做大生意的,自己收入也高,家庭條件好,你嫁過去就是享清福,這是天上掉餡餅,可別錯過了。」自那以後,朱莉莉的母親沒有再給朱莉莉介紹對象,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在朱莉莉耳邊念叨楊奔的好。時間一久,朱莉莉逐漸被父母說動,決定先和楊奔試著接觸。

與朱莉莉不同的是,楊奔對朱莉莉的印象卻是非常好,得知對方願意先以朋友身份和自己交往,心中激動不已。在他眼裡,朱莉莉雖然身材嬌小,但長相貌美,性格爽朗大方,家庭條件和工作也都很不錯,是合適的女友和妻子人選。

往後的日子裡,楊奔開始使出渾身解數討朱莉莉歡心,為她做各種浪漫的事,讓朱莉莉成為人人羨慕的對象。慢慢地,朱莉莉的心被打動了,當楊奔在半年後詢問她是否願意做自己女朋友時,她毫不猶豫地點頭,隨後跟楊奔開始了3年甜蜜戀情,並在不久前決定步入婚姻的殿堂。

見父母、挑婚紗、選伴郎伴娘、裝修新房、訂婚……朱莉莉和楊奔為兩人的婚禮做足準備,期盼著彼此的名字寫在同一本戶口簿上,在共同的房子里生兒育女,相伴一生。

那時,他們的眼裡只有彼此,生活幸福甜蜜。但是,他們都沒有料到,就在兩人構想未來生活時,美夢突然破滅了。

同學會結束,未婚夫要退婚

今年秋天,距離婚禮還有半年時間,楊奔收到了大學同學會的邀請函,一幕幕往事湧上心頭。他把這事告訴朱莉莉,表示自己一定要去見見這幫老同學,追憶逝去的青春。對此,朱莉莉自然是同意的,在她眼裡,這是人之常情,再尋常不過的事情,自己要是攔著不讓楊奔去,反倒是顯得她不可理喻。

然而,朱莉莉哪裡知道,楊奔如此急切想要去參加同學會,背後是有自己的小算盤。他是想見見那幫青春歲月里的老同學,但更想見的是生命里的初戀,他這輩子最愛,最難以釋懷的姑娘。也正是那位姑娘,讓朱莉莉和楊奔的婚禮夢最終破滅。

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楊奔便結束同學會回到老家,但自那時候開始,他對朱莉莉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不再每天和朱莉莉通電話,當朱莉莉要和她商量婚禮的細節時,神色也總是很不耐煩,甚至想方設法躲著朱莉莉,這讓朱莉莉心中很是不安。

就這樣,時間過去了一個月,終於忍受不了當前狀況的朱莉莉衝到楊奔家中,質問他最近為何如此反常。那時候,朱莉莉只當楊奔是因為臨近結婚,精神焦慮才會如此,只要她過來好好開導楊奔,兩人就能回到甜蜜的從前,但她沒有料到,楊奔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要取消婚禮,和她分手。

初戀回歸,他要再續前緣

一個晴天霹靂砸下來,朱莉莉整個腦子都懵掉了,她哭泣著、顫抖著,質問楊奔為何要這麼做。楊奔告訴她,他在同學會上遇到了許久不見的初戀,本想和她好好告別,為自己的青春畫上一個圓滿句號,從此踏入婚姻,和朱莉莉好好過日子。然而,他沒有料到,初戀卻說自己是單身,這麼多年都忘不了他,還詢問他能否讓彼此回到從前,這讓他的心徹底亂了方寸。

對於這個自己用整個青春愛過的姑娘,楊奔心中一直為她保留一席之地,聽到她的請求後,往日的甜蜜都湧上心頭,那是朱莉莉永遠無法給予他的。因此,再三思考後,他決定為青春再冒一次險,至於朱莉莉,他只能說聲抱歉。

一席話聽下來,朱莉莉淚如雨下,咒罵著、捶打著楊奔,最終無奈地接受事實,精神恍惚地離開了他的家。

自那以後,她取消了婚禮,把自己關在家中好些天,還央求父母趕快給她介紹新的相親對象,並且拚命告訴自己:「我本來就不喜歡他,要不是父母一直催著,鬼才嫁給他。現在這樣正好,我可以去找一個真正喜歡的人,算是因禍得福,哪裡會傷心,高興還來不及。」但她心中很明白,這些不過是她用來忘記楊奔的手段,可真的要忘記楊奔,又談何容易。(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文中男女主人公皆為化名,請勿對號入座)

台州晚報新媒體

記者:陳俊

編輯:楊麗莉

商務合作:18006863753(微信同號)